266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266看书 > 道听 > 第三百三十二张 城头上的俩人

第三百三十二张 城头上的俩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半柱香之后率先从书房中走出来的是一袭白袍披甲的白凉。
  白袍抬头眯着眼睛看了眼天穹上的那轮极为耀眼的金乌,随后伸了个极为慵懒的懒腰,身躯一震体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如同炒铜豆般的清脆声响。
  白凉遥望了那座接下来势必会不太平的大秦虎师军营,目光深邃感慨说道:“天凉好个秋啊。”
  “行了,你白凉什么时候也成了多愁善感之人了。”同样走出书房来的无涯老前辈闻声双手拢袖笑呵呵地说道。
  “哪有的事,只是随便感慨一句罢了。”白凉否认道。
  仲秋身死在巫族那边看来是道千载难逢的时机,可在骊山长城这边看来自然也是个不可多得的良机。
  不然上将军吴起也不会秘召他们前来,自然也就不会有今日这场接下来关乎着骊山长城千百年大势走向的议事了。
  “说句难听但却合时宜的话,仲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无涯老前辈神色平静地说道:“虽然往日他行事并不怎么对我的胃口,但这次老夫我是打心眼里佩服他这次的开山破局之举,若是真按照我与吴起的推演,此战之后骊山长城与巫族僵持了千百年局面将会不复存在。”
  站在一旁的白凉闻言点点头,“确实如此。”
  随后他看了眼城头,对无涯老前辈拱手说道:“那小子就先行回去准备了。”
  “去吧去吧。”无涯老前辈笑吟吟地说道。
  已经走下台阶来的白凉仿若是想到了什么,于是他止住了脚步,穆然转身目光灼灼地看向台阶之上的那位老人,神情炙热地问道:“这次应该就能见到佟冬冬了吧?”
  立刻就明白白凉话里意思的无涯爽朗大笑。
  随后这位在仲秋身死后可能是整座骊山长城上硕果仅存的老人不假思索地说道:“这次他的龙象营会同你的白袍祁师一齐出发。”
  “晚辈明白了。”白凉再次对这位老人抱拳行礼,而后转身大步离开了将军府。
  目送着白凉离开将军府,无涯又回头瞥了眼那间书房,小声嘀咕道:“看来这俩人是有的聊了。”
  无涯轻哼一声,在心中腹诽一句,不等了,遂即身形便拔地而起化作一抹长虹飞回城头去。
  书房之中。
  姬歌看着依旧不打算放自己离开的吴起,按耐住性子沉声问道:“上将军您留下我是另有要事吩咐?”
  吴起闻言轻声说道:“当然有,不然怎么会让无涯前辈与白凉先行离开。”
  姬歌眨了眨眼睛,没有接过话去。
  看到姬歌不主动开口询问,那他只得主动开口了,毕竟这件事也算是有求于人了。
  吴起先是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而后整理了一番措辞后这才缓缓开口说道:“仲秋死后现在大秦虎师可以说是群龙无首军中无将,先不说那几个军团的统帅相互之间不服气,而且在我看来他们几人也难当此重任。”
  “简单说来就是上将军你不放心再将大秦虎师交到外人手上。”姬歌直接戳破了这层窗户纸,直言说道。
  吴起闻言咳嗽又加重了几分,摩挲着下巴来掩饰脸上的几分尴尬神色,“什么外人不外人的,是他们确实难以服众。”
  “那您说,骊山长城还有谁能够担此重任?”姬歌一边掰扯着手指一边数着说道:“无涯老前辈已经率领着赤甲镶龙军了,虽说能者多劳可毕竟人家年纪大了总不能将两军的担子压在他一人的肩膀上吧,说不过去。”
  “至于白凉,说实话我并不认为他能够在大秦虎师中服众,而且若真让他统领号称有百万之众的大秦虎师,我想他很难做到如臂使指。”
  “你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吴起哂笑一声道。
  姬歌耸耸肩,一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模样,“其实仔细算下来也就没什么人了。”
  “谁说没人的?”吴起紧盯着姬歌,沉声问道。
  察觉到吴起递过来的炙热目光,姬歌伸手指了指自己,面露惊愕之色,“您总不会是想让我去做大秦虎师的将军吧?”
  吴起嗤笑一声,连连摇头说道:“你想的美,虽说是我亲自的任命,不说你还没有见过魏武卒的那帮指挥使,即便是见过了最后你能不能够让他们心悦诚服将他们纳入麾下还是另外一回事。”
  “至于大秦虎师,你想都不要想了。”上将军吴起最后盖棺定论地说道。
  “那你还看我。”姬歌撇着嘴,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
  其实骊山长城还有一个人能够胜任这个位置,而那人就是近在眼前的上将军吴起。
  但那场预料当中的大战发生之时吴起肯定是坐镇骊山的,而届时大秦虎师肯定已经远在千里之外的战场,所以他肯定是不能担任那个位置的。
  “你不可以但你父亲可以。”吴起凝声说道。
  姬歌听到这句话后眉头轻挑,说道:“若是他不愿意呢?”
  吴起仿若是笃定了一般,沉声说道:“只要你这当儿子的修书一封飞剑传信给他,我想他肯定会答应的。”
  姬歌重新坐下身来,缄默不语,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说实话姬歌知道若是吴起不能够担任大秦虎师的将军一职,最为合适的人选并非是资历最老威望最高的无涯老前辈,也不是白袍一凉的白凉,而是远在天边青荫福地的父亲姬青云。
  多年前姬青云执意要离开长城那现如今骊山长城的上将军就不会是吴起而是他了。
  哪怕时至今日其实也有不少的将士私底下认为姬青云才是骊山长城真正的上将军。
  当然明白姬青云心意的吴起自然不会将这种事放在心上,他自始至终都知道前者的志向不在骊山而是在洪荒古陆,是在自己身后的那座天下。
  但那场已经是兵临函谷兵镇城下甚至若不是有其他兵镇的援军疾驰而来就已经马踏函谷的战役使姬青云名扬天下,使得他在长城军中的威望剧增。
  所以让他来担任大秦虎师的将军吴起相信不管是城头上的士卒亦或
  者是大秦虎师的将士,都会欣然接受这件事。
  “他离开长城的这些年来大秦虎师的编制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你尽管放心,姬青云调动起这支强军劲旅肯定不会生疏太多。”
  姬歌双手拢袖坐在座椅上,听到吴起这么说以后他抬头起来瞅了眼这位上将军,苦笑一声,“看样子这封信我是非写不了。”
  吴起轻嗯一声,说道:“哪怕你不写我也不会写,无涯老前辈也会写。”
  姬歌点点头,“我明白了,我尽快。”
  遂即他站起身来,说道:“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曾牛的事黄朴已经同我说了,既然宋晓山已经死了那就已经给他一个交代了,至于他兄长我会让人再另起一份旨昭送到敛兵镇地。”吴起淡淡说道:“等你将曾牛送回敛兵镇地折身回来的时候我就带你去魏武卒的军营。”
  “嗯。”姬歌点点头同吴起行礼告辞后便转身走出了书房。
  走出书房外他并没有看到无涯老前辈的身影,亏得自己当初还以心湖涟漪的手段告诉他让他在外边等等自己。
  结果到头来自己还是错付了。
  姬歌轻拍腰间的那枚须臾芥子玉佩,小声:“总不能自己辜负了自己的好意吧。”
  那枚须臾芥子玉佩当中有两坛他从敛兵镇地的董记酒铺带来的杏花村,还有给巫浅浅那丫头带的一份食盒。
  “看样子还得去城头上走一遭。”姬歌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道:“自己就是少爷的身子跑腿的命。”
  城头之上。
  无涯老前辈正独自一人坐在墙垛上,只是这次他并非是面朝西边,而是面朝东方眺望着城墙内的景象。
  “来了啊。”原本静坐的无涯冷不丁地说道。
  拎着两坛杏花村的姬歌不急不缓地走到无涯的身边,将其中一坛递到他面前,神情哀怨地说道:“不是让您等着我来嘛?”
  言外之意就是你看我为了给您送酒还特意跑了这么远一趟,话里当然是有些埋怨的意思。
  无涯老前辈接过酒去默不作声,紧接着他轻轻拍去酒坛口处的泥封,然后咕咚咕咚惯了好几口以后这才开口说道:“若是这些年来我没有记错的话仲秋刚来长城的时候我是见过他的。”
  听到无涯老前辈提起仲秋,两手抱住酒坛的姬歌又想起了当初在军帐中的那一幕,低声说道:“老将军饮鸩酒而亡想来最后是没有受多大痛苦的。”
  “当初我第一次见他他还是二十多岁的强壮小伙,不过同很多新兵*子一样刚登上城头的时候还很是拘谨。”
  “再后来他一次次从战场上活下来,身上的军功也愈积攒愈多,多到已经能够担任大秦虎师的将军了。”
  “当初姬青云在离开长城的时候我想所有人中他该是最为落寞的,因为他的毕生心愿就是能够看到大秦虎师长驱直入函谷兵镇,可那时最有可能实现他这个心愿的人走了。”
  “当然我并没有责怪你父亲的意思,好男儿志在四方而且青云还要为那件天大之事做准备,要怪也是怪我戍守骊山不能够为那位大人出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