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266看书 > 三国吕布之女 > 第743章 苦肉计解军心变

第743章 苦肉计解军心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很多人也频频的望向那埋粮之地的重兵。他们吃着稀的几乎能看出倒影的粥,这心思不住的开始猜测,开始往徐州兵引导的方向去猜想,止都止不住,因为这就是人性。
  “既有粮草,为何不用……”
  有军士端着这稀汤一样的所谓的粥,心里已经笃定,根本就没有什么粮草吧。
  早有人不愤,竟将稀粥碗一摔,腾的站了起来,道:“既都心疑,何故不去挖出来看个明白?!如果是粮草,凭什么现在不能分着吃?!要吃这稀汤寡水的东西?!儿郎们,不怕死的就随我来挖!我就不信,荆州兵能将刀箭对在自己人身上。饿也要饿个明白!”
  这一起,很多人都跟着站起来了。
  亲兵们都很紧张,脸色大变,意欲用声势将他们压回去,急斥道:“干什么?!回去,回去?!胆敢离开者死!胆敢靠近粮草者,死!”
  “死就死,来啊,杀了我们啊……都有荆州人,你忍心让我等不是战死于战场,而是死在自己人手上吗?!你们难道就不想弄个明白吗?!”
  众人急问,频频的逼的亲兵们脸色大白,不住后退。
  聚众了很多人,往重兵把守的粮草处去了。
  亲兵营将粮草围了起来,脸上的表情警惕的像只狼,见他们靠近,斥道:“退后,退后!”
  可惜没有人听他的。
  事态眼看就要失控了。
  有人报与蔡瑁,蔡瑁急吼吼的出了帐,到了粮草处,斥道:“都在干什么?!逼杀我吗?!”
  众兵士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却都没有散!
  一个个的,还是执着的看着蔡瑁,他们需要一个答案,但也不想落一个逼杀主将的声名!
  但,这示威,就是另一种固执,他们需要一个答案。
  生哗变了!
  蔡瑁万万想不到,才两天的功夫,就生哗变了。而这一切,恐怕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蔡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极力安抚住他们,道:“……事非紧急,如何能动用存粮?!若援兵不至,而一味的吃尽粮草的话,我军如何坚持的下去!”
  有一兵士壮着胆子,道:“我们可以挨饿,但我们也要心安,必须要知道,这地下埋着的到底是不是粮草!我死罪,但求一死,也要弄个明白,还请将军务必为上下军中将士解惑!”
  气氛一瞬间就更僵持了。
  蔡瑁站在雪中,表情都快要哭了,看着他们冻的白的脸,饿的,伤的,脱了相的样子,这些,曾他的精英兵马啊。现在怎么就成了这样子了呢?!
  他动了动唇,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承认吗?!
  承认这只是他的计策,军心立即焕散,失去对他的拥护和信任。
  否认到底吗?!然后呢,挖出来露馅?!
  如果否认,他们不挖出来看一看,誓不罢休,这一切又该如何收场?!
  蔡瑁哭了,权衡了良久,竟是跪了下来,道:“……瑁罪人也!一意孤行前来追恶贼,不料遇豺狼军队,以有此败,皆是因为瑁贪心之故!”
  “将军!”众将都惊了,忙来扶他。
  蔡瑁却不肯起来。
  众军士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气焰一下子就消了去,想了想,也跪了下来,他们不能叫主将为他们下跪。这是逼反。
  “将军……”主薄来哭道:“将军何故如此?!此局势,皆是他们不肯相让之故!将军全力为荆州御敌,怎么能是罪人?!”
  “罪人是我等也,是末将等人无用,若有用,岂有此败……”众将也哭了。
  这么一说,兵士们都羞愧起来,也是他们无用,若是有用,何至此败!
  “天意啊……何故逼我荆州上下至此绝境?!”蔡瑁哭着对天地喊道:“若瑁是罪人,我自行谢罪于天地,然,可否饶过我荆州上下的兵士,让他们安然度过这场危机……瑁愿以性命来换。全是我之罪也,与他们无干啊……瑁愿长跪于此,求天切莫再下雨雪了,还请不要再冻着我荆州的兵士,瑁愿在此领罪于天,只求天意若罚,罚我一人……”
  这一哭,上下皆哭了。也都悲恸的开始对着天地哭号!
  这动静就有点大。
  庞统早派人盯着呢,听人来回禀,便笑了一声,道:“也亏他想得出来用这样的苦肉计!”
  吕青见了,有点急,他还年轻,是不知道有老狐狸的老谋深算的。所以一遇见这样的情况,反而不知道怎么办了,“要攻上去吗?!”
  庞统摇头,冷笑道:“这老狐狸还是有点计策。这是想含混过去了。然而,这危机,不是含混就能混过去的。就算能苦肉计一时,却不能真正的解围。此时若攻下去,他们反而会同心,我军上下,也未必能讨得便宜!甚至以为我们说的是诈他们的计策。蔡瑁必以此安抚人心,倒弄的我们不安好心,被他落实一般。”
  吕青道:“那我令军士前去喊话,只道若缚蔡瑁来降,皆不必受死!”
  庞统摇头,道:“现在得缓一缓。不要逼的过紧。虚奴啊,张驰有度,才是战之道。现在他们正是被蔡瑁弄的上下一心忏悔的时候,就算有人有缚他投降之心,也怕落得个逼反主将的名声而不敢为。反倒不成计。既不成计,何必还要再急施计?!”
  吕青想了想,也是,此时他们上下一心的时候,这一喊话,岂不是坐实了他们有心离间,这粮草的事是他们故意放的假话了吗?!
  反倒可能被蔡瑁利用。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揖道:“青终是年轻,不知张驰之道也!多谢军师提点。”
  庞统笑道:“不能操之过急!现在什么也不用做,等着看吧!”
  吕青郑重的点了点头。
  今天已经是第三日了,这坡上粮草没的吃了,蔡瑁就算能不挖出来一时,还能一直不挖吗?!
  他是按压一时半刻可以,要一直以这种苦肉计的法子来弹压饿饥之意,是做梦!
  吕青便耐住了性子,紧紧的守着,观他们的动静,却不再轻易喊话,以及说攻上去的话了。
  蔡瑁是哭了一个多时辰,又是拜天地,又是请罪请罚于天的,折腾了许久,弄的满营上下皆愧疚同心,也不敢再逼问说挖出粮草的事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