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266看书 > 天启预报 > 第七百五十三章 自由

第七百五十三章 自由

不想错过《266看书》更新?安装266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随着墙角座钟滴答的声响,富有节奏的秒针弹跳声反复扩散在休息室里,每一次跳动都像是扬起一缕蛛丝。
  
  那些看不见的蛛丝漂浮在空气里,落在两人的身上,丝丝缕缕的盘绕,层层叠叠的纠缠……直到最后,像是变成了密不透风的茧。
  
  自寂静里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窒息。
  
  六个小时之后,又是六个小时……
  
  松软舒适的沙发好像也变成了铁毡,而每一秒度过时候的滴答声就是无情蹂躏的斧和锤,能够感受到希望在一次次的碰撞中渐渐干瘪萎靡的样子。
  
  好几次,生天目愤怒的握紧手,想要起身。
  
  可是却好像没有力气撑起自己,徒劳的松开了手,耐心等待,耐心等待,耐心,等待。
  
  门外的声音依旧不时响起,可这一次,再没有让他那么期待了。
  
  从仆从们匆忙的奔走,再到女士们娇柔的笑声,再到最后,再无声音。
  
  当夜色渐渐浮现时,房间里的一盏孤灯便照亮了两人的面孔。
  
  好像是两粒不起眼的尘埃那样,渺小到无人记得。
  
  “还要再等么?”槐诗转着手里早已经逼近危险电量的手机,第五次问道。
  
  “等。”
  
  生天目麻木的说:“再等。”
  
  “要等到什么时候?”
  
  “既然已经来了,那就要见面,在这之前都要等。”生天目嘴唇开阖,吞下了后半句话,眼神麻木又平静。
  
  等,等到死为止。
  
  直到分针再次转过一圈,当槐诗再次准备借口上厕所出去透透气的时候,却听见门后面传来了低沉的脚步声。
  
  渐渐接近。
  
  就好像察觉到门后的槐诗一样,来者不紧不慢的抬起手,敲了敲门。
  
  槐诗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感受到一股逼人的寒意。
  
  隔着厚实的木门,能够感受到鞘中利刃隐约的鸣叫,寒意落在了自己的脖颈,很快又迅速消散了。
  
  只是对方下意识的戒备而已。
  
  他主动后退了一步。
  
  门便从外面打开了。
  
  展露出一名不修边幅的中年武士的模样。
  
  穿着宽松的运动服,头上扎着发簪,还绑着额带,像是刚刚长跑回来一样,腰间却挎着一柄有些年头的长刀。
  
  脸上胡子拉碴。
  
  只有一双眼睛大的像是山里的老猴子一样,泛着隐隐的清光。
  
  进门之后盯着眼前的槐诗,似是出乎预料那样,眉头挑起。
  
  “你就是怀纸?”
  
  槐诗颔首,“正是。”
  
  “我是将军门下的武士,叫我驹川就好,听说你打败了香川……哦,就香取那个小家伙,你很不错嘛。”
  
  他抬起手,拍了拍槐诗的肩膀,夸赞了两句之后,肃容看向了生天目,微微附身鞠躬:“最近公务繁忙,将军大人实在难以抽身,下面的人多有怠慢,还请生天目先生多多包涵。”
  
  面对这位将军最为得力的下属,生天目不敢拿大,撑起了身体,同样鞠躬:“哪里哪里,不过是多等了一会儿而已。”
  
  话虽然这么说,可老人却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眼睛,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直到驹川颔首,让开了通路:“请跟我来,在将军处理完手里的事情之后,您有十五分钟的会面时间。”
  
  生天目颔首,并没有惊喜,也没有兴奋,而是平静的笑着:“好。”
  
  可在背后的手,却激动的,握紧了。
  
  难以克制此刻疯狂的心跳。
  
  漫长的枯坐,终究是让他等到了结果。
  
  “走吧,怀纸。”
  
  他向着槐诗笑了笑,走向了门外。槐诗能够感受到他略显虚浮和急促的脚步,好像渐渐轻松了起来。
  
  仿佛卸下了千钧重担。
  
  不怕这漫长的枯坐和怠慢,生天目只害怕自己今天无功而返……可在驹川到来之前,谁都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
  
  只是等待的话,实在太好了。
  
  哪怕被人怠慢和遗忘也没有关系,并不是没得谈,相反,这只是下马威而已!
  
  将军想要更多,比他能给的还要更多。
  
  但没关系,他可以给更多……
  
  只要有的谈!
  
  槐诗在后面,看着生天目渐渐被无形的力量压弯了脊梁,卑微向前.
  
  隔着很远,就能够察觉到那毫无掩饰的源质波动,宛如浩荡的洪流席卷一般,将整个庞大的庄园都覆盖在其中,桀骜又狰狞。
  
  顺着走廊一路向前,穿过了寂静的庭院,竟然就来到了海滨,远方的沙滩上亮着篝火,灯火通明。
  
  穿着三点式的女孩儿们拿着水枪在沙滩上奔跑嬉戏,炫耀着傲人的身材和美艳的面孔,和两侧的侍者们都恭敬的来往,无人胆敢抬头看一眼。
  
  隔着老远,就听见遮阳伞下面传来大笑的声音。
  
  金发的中年人坐在椅子上,背对着他们,甩手将手里的牌丢在桌子上,不快的骂了一句:“什么鬼运气,又赢我的钱,早晚吊死你们这群王八蛋!”
  
  那些陪着打牌的下属们早已经见怪不怪,收起了桌子上的筹码,谢过了将军大人的赏赐之后,察觉到驹川归来,便礼貌的起身告辞。
  
  牌局暂时终了。
  
  将军起身,隔着大裤衩挠了挠自己的屁股,终于回头看过来,看着走进的生天目,想了一下,恍然:“我记得你,是生天目老头儿,对吧!以前咱们还打过几次牌……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差点就忘了,你怎么不催一声呢?”
  
  “不过是多等一会儿,哪里敢搅扰大人的雅兴呢。”生天目恭谨的回应,欠身上前。
  
  “坐吧坐吧,不必客气,听说你最近也浑身麻烦,焦头烂额。”将军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看向槐诗,神情好奇:“这是哪位?”
  
  隔着老远,被那一双金色的眼瞳凝视着,槐诗几乎感觉到浑身的伪装无所遁形,喘不过气来。
  
  面对这位现境有数的强者,天敌之下的五阶第一人,他恭敬的后退了一步,以瀛洲的礼仪鞠躬行礼:“同盟所属,怀纸素人。”
  
  “年轻人还挺懂礼貌的。”
  
  将军端着啤酒杯,哈哈大笑起来,指了指他,对身旁的驹川吩咐:“我和他家大人说会话,你让人带着小朋友找点吃的去,不必拘束,难得来一次,起码啤酒烤肉管够。”
  
  “是。”驹川颔首,自有仆人带着槐诗到沙滩上的桌子边坐了下来,很快流水一般的美酒和烤肉就端上来,丰盛无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