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266看书 > 不合理真相 > 第242章 记忆

第242章 记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笑闹一阵,老海的daiquiricocktail便做好了。
  
  随后他看向荀牧和苏平,荀牧便掏出对讲机问了一句。
  
  问询室里头,正在和施恩申闲聊的古韵露出了微笑,似是不经意的叩了叩桌子,然后便若无其事的继续聊着。
  
  于是荀牧便比了个ok的手势,老海便点点头,端着daiquiricocktail走出监督室,走到问询室门口敲了敲门。
  
  “请进!”顾云的声音响起,老海便推门而入。
  
  老海走到施恩申边上,面露微笑,将酒杯放下,轻声说:“你好,你要的daiquiricocktail。”
  
  施恩申张了张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老海。
  
  随后她嘴角微微扬起:“真没想到,你们这待遇竟这么好。”
  
  “这年头,咱们都讲究文明执法。”沉默许久的松哥笑着回一句。
  
  施恩申点点头:“我信了。”
  
  随后她端起酒杯,又调侃道:“这酒里没下药吧?”
  
  “这酒里要下了药,我上司明儿就得扒了我这身衣服。”老海说道。
  
  施恩申张了张嘴:“这么黄暴?”
  
  老海嘴角一抽。
  
  ……
  
  监控室外,祁渊忍俊不禁的看向荀牧和苏平,调侃道:“荀队苏队,我咋不知道你俩这么黄暴?”
  
  苏平淡淡的说道:“你过来,我黄一个给你看看。”
  
  祁渊打了个激灵,讪笑两声,连连摆手。
  
  然后默默的离得更远了些。
  
  荀牧翻个白眼,说道:“你这样,怕小祁真要误会了。”
  
  “怕什么。”苏平淡淡的说道:“我无所谓。”
  
  “……”荀牧眼角一抽,然后也默默的往边上走了两步。
  
  苏平挑眉:“你啥意思?”
  
  ……
  
  老海转身离开了问询室。
  
  施恩申低下头,抿了一口,微笑:“酒不错,不过糖多了,太甜。”
  
  “跟你第一次喝这酒比起来,如何?”
  
  “又稍微淡了些,那酒比这还要甜的多,而且酒用的也比较劣质。”施恩申下意识的说道,然后便抬起头张了张嘴。
  
  她竟真脱口说出了记忆力已经很模糊的细节?
  
  但……
  
  这记忆是真的吗?靠谱吗?是否有什么问题?
  
  她又一阵患得患失,却也不知道在患得患失些什么。
  
  顾云却没有过多的表示,只轻轻点头:“看来咱们同事这副业发展的还不错嘛。”
  
  “警察也可以弄副业呀?”施恩申笑道。
  
  “只是兴趣爱好,不以盈利为目的,当然可以。”松哥轻笑:“我们还能写稿赚钱呢,也是完全允许的。”
  
  施恩申又抿了口酒,舌头在口中微微搅拌片刻,随后缓缓咽下,仔细回味片刻,在轻吐口气,说:“当时第一次喝这酒的时候,朋友就是告诉我这么喝的。”
  
  随后她又呵呵一笑,摇摇头:“但其实我不会品酒,只能勉强分辨朗姆酒的好坏——而且只局限于用酒精加水加糖勾兑的劣质酒和真正酿造陈年出来的合格酒的区别。不过别人教我这么喝,我就这么喝了,感觉还真的不错。”
  
  顾云笑着说:“其实我也不太会喝酒,也很少喝。我觉得果汁要更加适合我一些。”
  
  “果汁啊,也挺好。”施恩申微微颔首,随后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要再来一杯吗?”顾云问道。
  
  施恩申想了想,轻轻点头:“好啊。错过这次机会,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再喝到呢。”
  
  顾云打个响指:“请警察蜀黍再来一杯。”
  
  老海失笑摇摇头。
  
  他回到监督室就在继续准备,这会儿早已又弄好了一杯,毕竟这酒的调制难度真的不高。
  
  于是他便又端着杯子走入审讯室,将酒递给了施恩申,随后将空杯子给拿走,回去准备继续调酒。
  
  他看出来了,顾云或许打算把施恩申灌醉,以此来辅助催眠。
  
  几名刑警虽然对催眠了解有限,但也知道这确实是个好方法。
  
  酒精可是众多中枢神经抑制剂当中,最常见,也最容易弄到手,综合成本最低的之一了。
  
  施恩申似乎也猜到了顾云的意图,但她挺配合的——就目前而言,她可以说是‘事无不可对人言’。
  
  不过她也没喝太急。她不喜欢牛饮,再舔的酒,牛饮灌下去,后味都会有些苦,她不想吃苦。
  
  “当时在酒吧里,你也是这样一杯接一杯的慢慢喝着的吧?”顾云忽然问道。
  
  施恩申又下意识的说道:“没,就第一杯喝的快点,因为很甜,但咽下去以后发现有些酸涩,还有些苦,之后几杯就喝的很慢了。”
  
  “你们当时光喝酒么?有没有聊些什么?”
  
  “有呀,在聊欧洲杯。”施恩申笑道:“不过我不喜欢足球,而且也听不懂——她们其实也不太懂足球,但她们知道c罗很帅,梅西也很有男人味,踢球踢得特别棒。
  
  我记得,她们当时还在讨论谁有可能成为当年的头号球星什么的,有两个集美支持梅西。”
  
  监督室,祁渊扶额。
  
  “神tm梅西是欧洲杯头号球星,人家是阿根廷的,啥时候入了欧洲某国国籍了?他参加美洲杯还差不多……”
  
  “小姑娘嘛,懂球的虽然有,但比咱们男人少太多了。”苏平淡淡的说:“能知道几个名字就已经很不错了,你要问人家大罗小罗c罗小小罗,人家能当场懵逼给你看。”
  
  “我反对。”荀牧立刻说道:“狗意赅知道小小罗就是c罗。”
  
  “那谁叫人家长得帅是总裁嘞。”苏平不以为意的耸耸肩。
  
  祁渊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啥,咱们歪楼了吧?”
  
  ……
  
  此时施恩申第二杯酒下了毒,第三杯酒也送到了手中。
  
  四十度的朗姆酒,甜归甜,但劲儿也真的大。
  
  而施恩申酒量并不是特别好,再加上她有意放松,此时此刻目光已经有些迷离了。
  
  “那家酒吧,你去的次数多吗?”
  
  “多。”
  
  “噢?为什么?”
  
  “那调酒师会用因素壳碾碎,悄悄的加进酒里面,这样喝他调的酒,感觉跟喝其他家的完全不一样。”施恩申声音有些含糊,但还是说道:“但他很快就被查了,我也没再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