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266看书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十四章 问答

第五十四章 问答

不想错过《266看书》更新?安装266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恒远皱了皱眉,感觉有些不对劲,从他自报姓名开始,两名守门僧的表情就很奇怪。
  
  通传之后,又有了似有似无的敌意。
  
  “劳烦带路!”恒远低眉顺眼。
  
  在守门僧的带领下,穿过前院和主楼,抵达了后院。
  
  檐角下,廊道里,站着一位中年僧人,他穿着便于跋涉的苦行僧纳衣,脸庞圆润,耳垂肥厚。
  
  面无表情的看着恒远。
  
  “青龙寺恒远?”净尘和尚目光锐利的审视恒远。
  
  “正是贫僧。”
  
  恒远和尚也在审视净尘,到这一步,他已经意识到这群西域来的同门,对自己怀着似有似无的敌意。
  
  恒远不知道这股敌意是怎么回事,要知道双方此前并无接触。
  
  “出家人不打诳语!”净尘和尚沉声道。
  
  听到这句话,恒远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耳边敲响了警钟,不能说谎,诚实回答。
  
  “正是贫僧。”恒远双手合十,坦然道。
  
  净尘和尚沉默了。
  
  他刚才使用了律者的能力,可以确认这位自称恒远的和尚没有说谎,除非对方也是律者,能自行修改戒律。
  
  问题来了,眼前这位是恒远的话,刚才那个又是谁?
  
  他有什么目的?
  
  净尘仔细回顾了谈话经过,悚然发现,对方是为了桑泊的封印物而来。
  
  这样的话,事情的性质就不是冒充恒远这么简单,事关魔僧,他必须要慎重对待。
  
  “方才那位武僧也会佛门狮子吼,即使不是恒远,想必也是佛门中人眼前这位,就算真的是恒远,他的到来,当真只是为了拜访,没有别的意图?”
  
  种种念头闪过,净尘和尚当即做了决定,指着恒远,喝道:“拿下!”
  
  当即,两名穿青色纳衣的僧人上前,按住恒远的肩膀。
  
  砰!
  
  恒远气机一荡,轻而易举的将两位僧人震飞出去。
  
  廊道里,净尘和尚双手捏印,吟诵道:“身不能移,手不能动,口不能言。”
  
  话音落下,手印中荡漾出水纹般的金色涟漪,轻柔而坚定的扫过恒远。
  
  刹那间,恒远宛如身陷泥沼,除了思维还在运转,身体已经失去控制。
  
  “嘭嘭嘭”
  
  恒远身周炸起一道道空气波纹,宛如一朵朵小型烟花。
  
  他在以蛮力抗衡戒律,试图冲出泥沼。
  
  净尘皱了皱眉,这个自称恒远的和尚,比他预料中的要强。忍不住喝道:“速速拿下!”
  
  房间里又冲出几名武僧,几名法师和禅师,后两者战斗力低微,还得靠武僧动手拿人。
  
  但恒远在武僧们包围过来前,冲破了“戒律”,以极快的速度拖出残影,扑向净尘和尚。
  
  恒远生气了,要出手教训这个西边来的同门。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挡在净尘面前,是穿着青色纳衣,眉目清秀的净思小和尚。
  
  他神色平静的望着扑来的恒远,拍出了一掌。
  
  掌势刚起时,没有异常,但在过程中,一点金漆自掌心氲开,迅速覆盖手掌、手臂,紧接着整个人宛如金漆雕塑。
  
  当!
  
  掌心恰好推在恒远胸口,后者像是被攻城木撞中胸口,飞了出去,撞破内院的墙,撞穿主楼的墙。
  
  驿站里的驿卒都要吓死了,躲在屋里瑟瑟发抖,不敢出来。
  
  这群和尚刚入住就与人动手,再过几天,岂不是要把驿站给拆了?
  
  “咳咳”
  
  带着隐痛的咳嗽声里,恒远和尚走了出来,盯着净思不说话。
  
  净尘淡淡道:“你且留在驿站,等度厄师叔回来,自有话要问你。”
  
  恒远颔首:“好。”
  
  “好”字的尾音里,他再次化作残影,凶猛的扑了过来,目标却不是净尘,而是净思。
  
  体表散发金属质感的净思再次抬起手,一掌拍向恒远,这次没拍中,反而让恒远截住手臂关节,砂锅大的拳头连接不断砸在面部,发出“当当当”的巨响。
  
  面部遭受打击的净思一个头锤撞开恒远,两人噼里啪啦交手十几招后,净思再次被反制。
  
  恒远抓住他的手腕,沉声低吼,一个过肩摔将净思砸在地上。
  
  轰!
  
  铺设在院子里的青砖瞬间被炸上天空,地面崩裂。
  
  恒远膝盖顶在净思喉咙处,右拳化作残影,一下又一下狂砸他脑袋。
  
  当当当当宛如敲钟,声浪夹杂气浪,肆虐在院子每一个角落。
  
  瓦片噼里啪啦滑落、花圃炸开,杨柳折断瞬间一片狼藉。
  
  净思毫无反抗能力,只能捂着脸承受打击。
  
  “够了!”净尘沉声道。
  
  恒远这才罢手,甩动着血肉模糊的拳头,冷冷的盯着净思:“皮糙肉厚罢了。”
  
  到这里,武僧的暴脾气终于发泄完了。
  
  许七安对恒远一直存在误解,认为对方是个淳朴温和的“鲁智深”,其实恒远是披着这敦厚质朴外衣的暴徒。
  
  脾气不暴的人,做不出夜闯平远伯府,杀完人扬长而去的行为。
  
  只不过在恒远心目中,许大人是乐善好施的大好人,这样的好人,值得自己用温柔对待。
  
  进入驿站后,他处处被针对,带着善意而来,遭遇的却是“棍棒”,心里别提多窝火。这么窝火的情况下,这个小和尚还特么出来装逼,好像他恒远是土鸡瓦狗似的,一掌就随便打飞。
  
  结果只是个皮糙肉厚的小和尚而已
  
  申时初,初春的太阳温吞的挂在西边。
  
  度厄大师手握禅杖,身披金红袈裟,信步而归,他在驿站门口顿了顿,然后一步跨出,来到了内院。
  
  内院一片狼藉,驿卒们踩着梯子上屋顶,铺盖瓦片。武僧们拎着沙土夯实崩裂的地面。
  
  其中干的最卖力的是一个陌生的大光头,度厄大师打量了几眼,没有说话。
  
  度厄大师外表是一个枯瘦的老僧,皮肤黝黑,脸上布满褶皱,枯瘦的身躯裹着宽大的袈裟,显得有几分滑稽。
  
  “师叔!”
  
  净尘和尚从屋里出来,用西域的语言交谈:“您进宫期间,出了些事”
  
  把真假恒远的经过,详细的说给度厄大师听。
  
  “恒远把净思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度厄大师扭头看了眼认真干活的恒远。
  
  “是的,”净尘点点头,而后补充道:“不过净思师弟并没有受伤,金刚经可不是一般人能打破的。”
  
  语气里夹带着自傲。
  
  度厄大师没有表态,转而问道:“第一个恒远与你交谈时,可有说过关于邪物的信息?比如说,他知道邪物的根脚,知道邪物某方面的信息。”
  
  净尘回忆片刻,摇头:“他只说桑泊底下的封印物与佛门有关,并在讲述案件时,说自己见过那只断手寄宿在师弟恒慧身上。
  
  “师叔,这事儿其实可以验证,只需召外头的恒远过来质问。”
  
  度厄却再次问道:“他真的没有透露半点邪物的信息,来诱导你吐露更多的内幕?”
  
  净尘摇头:“没有。”
  
  度厄大师“嗯”了一声:“我知道他是谁了,你现在去打更人衙门,找那个主办官许七安,我有话要问他。”
  
  许七安从勾栏里出来,浑身轻飘飘的,感觉骨头都酥了,一边享受马杀鸡,一边看戏听曲,这种日子真逍遥啊。
  
  一个时辰里,勾栏里的姑娘换了一批又一批,笑靥如花的进来,双手发抖的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