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266看书 > 封神之问道金庭山 > 173 不疯魔不成活

173 不疯魔不成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师尊教导在耳,汪子安不敢有忘,将这桩桩事情记入心间,跪伏在地,忍不住落下泪来。
  
      道行天尊见此只是笑叹:
  
      “无需这般女儿作态,日后并非不能相见。
  
      “你只需勇猛精进,早参上境,自有我师徒再会之时。”
  
      “弟子遵命。”汪子安颤声应下。
  
      “该回去了。”把金光纵起,师徒两人回到芦蓬,天尊往芦蓬走去,而汪子安则是与杨戬一道,往营中走去。
  
      “师弟,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见汪子安神色有异,杨戬关切问道。
  
      汪子安压下悲痛,摇了摇头:“无事,明日或有大战,我等还是调息准备吧。”
  
      杨戬闻言,眉头一动,心中有所猜测,点了点头。
  
      一夜过去。
  
      这日,姜子牙犯了头痛,正在帐中静坐,就听得有人来报,说是道行天尊求见,忙起身去迎。
  
      等来到帐中,才问道:
  
      “道行师兄今日至此,可是想到什么破解之法?”
  
      “无非是遇山开山,遇水架桥罢了。”道行天尊叹息,接着道:
  
      “这孔宣挡在此处,为防他日后不再生事,贫道愿倾力出手,与其一战。
  
      “若是能胜,子牙师弟可率领大军过关,若是败了,便另思他策吧。”
  
      姜子牙听闻此言,连头痛都顾不上了,当即坐起身来,面带惊色,问道:
  
      “师兄此言当真?那孔宣神通非凡,可不是寻常金仙。”
  
      “自是当真。”道行天尊拂尘一甩,淡淡道。
  
      姜子牙深深吸了口气,忍不住在帐内踱步。
  
      强攻是眼下唯一的办法,道行天尊实力不凡,或许真能将孔宣拿下。
  
      但,若遇万一,道行天尊出了意外,他岂不是害了师兄性命?
  
      在这种大事面前,由不得姜子牙不谨慎。
  
      沉思片刻,他终是有了决定,转过头来,严肃道:
  
      “师兄要去可以,但请收下此物,有此护身,小弟才能安心。”
  
      说着,自衣襟间取出了数寸长短的杏黄小旗。
  
      “也好。”道行天尊没有拒绝这番好意。
  
      “那我便召集众将,为师兄压阵。”姜子牙送出宝物,心中微松,接着说道。
  
      “无需,仅我一人便可。”道行天尊摇了摇头,起身就往岭上商营走去。
  
      姜子牙哪里会让道行天尊一人前往,想了想后,让人去叫杨戬、汪子安。
  
      但话音方落,外面已经有人禀报,说是众人来见。
  
      玉鼎真人、云中子、杨戬、汪子安,四人联袂而来。
  
      “子牙无需多言,此事贫道已然知晓,我等便遵从道行之意,在旁远远一观吧。”玉鼎真人见得姜子牙面带忧色,当先说道。
  
      “那就有劳师兄了。”姜子牙拱了拱手。
  
      玉鼎真人把袖一甩,道道玉白光华圈住五人身形,化作一道剑光,出了营帐,来到旁侧山岭。
  
      众人皆有法力在身,视线极好,定睛去看,一眼就看到了正一步一步如同凡人那样,走向商营的道行天尊。
  
      道行天尊也感应到了不远处的目光,他没有回头,径直来到商营辕门,沉声喝道:
  
      “孔宣,听闻你神通非凡,五行生克之理皆在掌中,贫道玉虚宫门下道行,今日特来请教。
  
      “不知,你可敢一战?”
  
      道行天尊喝声如雷,震得商营上下耳边轰鸣,端坐主帐的孔宣闻言,心中微动,感应那道如风不可捉摸的缥缈气息逐渐变得凝实,直如巨山神岳不可撼动,终是忍不住变了脸色。
  
      “此人不凡。”前些日子大战时,道行天尊有意隐藏,连孔宣也不曾看破对方境界。
  
      既是对方有意挑战,孔宣也毫不畏惧,身上五色光华一闪,身影不见,再出现时,已站在辕门之前,看向了对面那黄衫老道。
  
      两人目光接触,意在试探,空间震动,两人齐齐一震,各自向后退了数步。
  
      “你果然到了那一步。”孔宣主动说道。
  
      道行天尊问道:“那你在此挡关,也是欲逼出高人,助你突破?”
  
      孔宣不可置否:“看来,阐教法门倒也有可取之处。”
  
      “可惜,普贤道兄死在你手。否则,说不定还能同在玉虚宫中听道。”道行天尊叹道。
  
      “以几位圣人喜好,恐怕最不可能的,便属阐教教主了吧。”孔宣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其实,相比之下,还是西方教入灭超脱之道最适合我。”
  
      凤属神禽,本就有涅槃之能,与入灭颇为相似。
  
      道行天尊闻言,双目一凝,动了杀意,叹道:
  
      “可惜啊!”
  
      孔宣略一感应,不由大笑:
  
      “虽说没有达到先前所想,但有你这等高手出面,也算不枉。
  
      “你是想杀我吗?那就动手吧!”
  
      说完之后,把肩一晃,身后青赤黄白黑五道光华齐齐刷落,如同一挂五色霓虹,往道行天尊身上落下。
  
      “倒转。”道行天尊拂尘一甩,一道淡金光华荡漾而出,如同平静虚空水面泛起涟漪,五色霓虹与淡金光华接触,忽然以更快的速度原路返回,向着孔宣身上刷去。
  
      第一时间发现不妥,孔宣背后五道犹如插天利剑的光华齐齐一动,那五色霓虹不由散了威力,重新投入其中。
  
      虽然轻易接下,但孔宣却面色大变:
  
      “时间的力量?”
  
      相比起能化生万灵的五行之力,作为宇宙之基的时间力量才最难让人掌控。
  
      在这天地之间,也只有传说中的钟山之神才拥有这种力量,而除此之外,也仅西王母一人有此可能,毕竟昆仑镜在其手中。
  
      “只是略有参悟。”道行天尊仍是那副淡淡模样,仿佛又恢复了长久以来闭关时的心境。想了想,又接着说道:
  
      “那日你与惧留孙道兄大战时,不也自五行相克之道中参悟破灭之理么。
  
      “否则,以惧留孙道兄修为,决计不可能如此轻易被你拿下。”
  
      “好眼力。”被人戳穿隐藏手段,孔宣不怒反喜,哈哈大笑,把肩一晃,再施手段。
  
      背后五道神光猛一纠缠,而后展开,有无尽细如牛毛的五色光针从中泼洒出来,每一根光针上,都有别样力量散发,能轻易伤到寻常金仙元神。
  
      道行天尊见此,面色一肃,仍是挥动拂尘,身周有淡金光华荡漾,想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但这些光针上,含有破灭之理,轻易穿破荡漾光华,以道行天尊催动时间的二把刀手段根本无法挡下。
  
      拂尘一挥,甩出一道百丈淡金长河,与世间常见的大江大河不同,这道长河水平如镜,没有磅礴气势,没有发出声音。
  
      若非旁侧有水花溅起,还会以为这条河是死水。
  
      五色光针遇上,没有掀起半点波澜,就被卷入其中,如同时光一去不复返那般,光针染上了岁月斑驳,在时光的伟力下,难以保全自身,直到被耗去所有力量,化成最原始的五行之气消失不见。
  
      “好手段。”孔宣眼前一亮。
  
      “道友谬赞了。”道行天尊谦虚一声,接着说道:
  
      “若道友只有这点手段,贫道便要全力出手,拿下道友了。”
  
      “狂言。”孔宣长啸一声,再把五道神光祭起,一面五行宝轮从中飞出,五色光华不住变幻,生生不息。
  
      宝轮五根尖刺遇上长河,分水破河,纵使有时光力量,但在五行相生的生生不息下,也难被耗去,使其归入时光。
  
      甚至,在孔宣接连出手,已经耗去的法力也在这道力量下逐渐恢复,直至圆满。
  
      先前是五行相克,此时又是五行相生。
  
      道行天尊终于知道此人难缠,紧跟着,就听孔宣笑道:
  
      “时光伟力何等浩瀚,除去圣人能身入其中而不受任何限制外,寻常之人触之即死,哪怕是寿元无尽的大罗金仙长久深处其中,也会变得腐朽,直至心灵崩溃。”
  
      这也是传说中的钟山之神为何是一副垂垂老朽的模样。
  
      “你以大罗之躯,能运用此道,着实出人意料。但看你手段,想必也是得了机缘,能勉强运用,时间一长,必遭反噬。
  
      “就是不知道,你能撑得了多久呢?”
  
      孔宣的五行力量可是天生,纵使有所变动,也能运用自如。
  
      反观道行天尊,不过是偶得机缘,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是有所参悟,而不是彻底掌控,这其中有着天与地的差别。
  
      道行天尊眉头一挑,淡淡道:
  
      “虽说时间有限,但拿下你,却也够了。”
  
      说着,足下一点,祥云托体,升入高空,手里掐了个印诀,冲着身下一指,有一挂长河虚影在脚下浮现,不见首尾,横于天地,且隐隐与虚空中某处存在呼应。
  
      一见此幕,道行天尊现了百丈庆云、万盏金灯,将手一指,金庭仙光把金灯点亮,驱散了长河虚影上的晦暗,好似在为某人指路。
  
      没等多久,在长河不断流往的方向,一道身姿挺拔、面容英俊的黄衫青年正在逆流而上,每一步走来,长河中都有河水凝成光索,破水而出,往他身上缠来。
  
      但青年对此,不管不顾,只是一味逆流赶来,脚步坚定,从未有过半分迟疑,直到来到道行天尊身前时,浑身上下已是捆满了锁链,仅有一张与天尊有九分相似的面孔留在外面。
  
      “借助未来的力量吗?”一直默默在旁观看的孔宣见此,明白过来,接着就问道:
  
      “你已有大罗巅峰修为,能被你召唤而来,想必这未来身影应已突破上境。
  
      “不过,你怎么就这么确定,你能够成功突破上境呢?”
  
      “未来有无限种可能,我只要牢牢抓住我心中所想的一点就足够了。”道行天尊摇了摇头,紧跟着,拂尘一挥,身前青年连同锁链化作淡金光华没入自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