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266看书 >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轰一声巨响,满目疮痍,死无全尸,满朝惊骇

第一百五十七章 轰一声巨响,满目疮痍,死无全尸,满朝惊骇

不想错过《266看书》更新?安装266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韦府。
  
  韦丽站在院里里,脸庞带着一丝感伤,而杏眸里,却是布满了黯然之色。
  
  “女儿,你在怪爹?”韦温善慢慢踱步,声音有些沙哑。
  
  韦丽不说话,只是抿着嘴巴,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她心里当然埋怨。
  
  原本是萧锦的正妻,就因为听爹的话——和离。
  
  而现在萧锦借着弘农杨氏的光,名震神都。
  
  韦温善叹了一口气,放缓了声音:“相信爹,张巨蟒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神都城都知道,他逃了,逃出神都城!”韦丽声音有些尖锐。
  
  当天傍晚,张巨蟒就带着一队人马出城。
  
  在所有人看来,他这是自暴自弃,无颜在神都城立足!
  
  这个势焰熏天,嚣张霸道的恶獠,就这样狼狈逃窜,亦如那天被左威卫追杀一般。
  
  韦温善看着愤愤不平的女儿,沉声道:“为父坚信,让你和离的决定没有做错。”
  
  正所谓子不言父过,韦丽就算有千般苦楚也不敢当面顶嘴。
  
  “满朝权贵都在欢呼庆祝,他们都轻视了张巨蟒。”
  
  “为父虽然不曾接触此人,但纵观此人的事迹,他的狠辣无情刻在骨子里,从不会吃亏,更何况是这种大亏,拭目以待吧。”
  
  韦温善目光深邃,显得有些睿智。
  
  见父亲说得慎重,韦丽渐渐有些信了,脸上的哀怨消失了一点。
  
  ……
  
  洛阳城外的邙山。
  
  满山斑驳陆离,谷风松涛。
  
  一座破旧的寺庙,寺庙里站着四个身着八卦道袍的道士,和一个冷峻的挺拔男子。
  
  张易之一袭白袍,神情那种孤高自傲的冷峭,让每个道士都惶惶不安。
  
  一个面色红润,神态飘逸的道士自我介绍:“张司长,贫道卜算子,擅长算卦。”
  
  说着变戏法似的拿出龟壳和铜钱。
  
  张易之目光扫视他们,淡声道:“找你们来很简单,你们都会炼丹吧?”
  
  “会!”四人齐声应道。
  
  他们心里有些疑惑,难道张司长年纪轻轻就妄求长生之道?
  
  张易之略默,询问道:“都知道两本炼丹著作,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葛洪的《抱朴子内篇》,那什么是炼丹的重要原料?”
  
  “硫磺硝石!”卜算子不假思索,神情有些不屑。
  
  对于炼丹师而言,这是基础常识。
  
  不过张司长竟然知道《周易参同契》,看来颇有研究啊。
  
  张易之轻轻颔首,继续问道:“硫磺硝石跟木炭混合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炸炉!”一个身着八卦道袍的矮胖道士急声开口。
  
  他仍心有余悸地说道:“几年前,贫道无意尝试了一下,谁料丹炉直接爆炸,险些将贫道炸死。”
  
  张易之淡定自若道:“不错,我就是让你们做这东西。”
  
  什么?
  
  四个道士面面相觑,眼神中皆是骇然畏惧之色。
  
  不等他们开口拒绝,张易之踱着碎步,指着外面的几十个护卫,寒声道:
  
  “顺从,事后每人一百两黄金。”
  
  “不顺从,为防你们泄密,我只能选择灭口。”
  
  卜算子额头渗出一丝冷汗,强制镇定道:“张司长,这不是让贫道送死么。”
  
  其余三人都是脊骨发寒,头发都有些发麻。
  
  他们都知道炸炉有多恐怖,一个不慎,恐怕会把炼丹师给炸死。
  
  更何况对方如此郑重,又是秘密研制,爆炸效果肯定强数倍,意味着风险也更大。
  
  张易之表情逐渐消失,冷冰冰道:“古人追求朝闻道夕死可矣,只要研制成功,便是国之重器,你们竟然害怕死亡?”
  
  谁不怕死啊?
  
  卜算子暗地里腹诽一声,嘴上却哀怨道:
  
  “不是贫道怕死,而怕死得没有价值,倘若咱们四个一命呜呼,可那物没研制出来怎么办?”
  
  张易之斜视着他,顺势接话:“放心,我有配方,能将危险系度降到最低。”
  
  “什么配方?”一个道士略有好奇。
  
  张易之没有说话,漠声道:“炼不炼,不炼就死。”
  
  “炼!”
  
  卜算子咬牙大喝。
  
  没办法,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一旦拒绝,张巨蟒必然将他们推下去。
  
  炼制的话,还有一线生机。
  
  其余三个道士显然也想通了,不情不愿的点头。
  
  张易之满意颔首,脸上露出些许笑容,“仔细记好。”
  
  四人表情严肃。
  
  张易之声音清晰,郑重叮嘱:“硝石百中取七十五,硫磺百中取十,木炭百中取十五,牢记好这个比例。”
  
  说完又补充道:“均匀拌和炼制,可以掺杂清油麻茹。”
  
  四个道士默念几遍,满脸悲壮,仿佛即将赴死的义士。
  
  张易之见状笑了笑:“材料都在寺庙内室,你们这就开始吧。”
  
  丢下这句话,负手离去。
  
  ……
  
  两排刺桐树叶落了一地,踩在上面,松软而瑟瑟,几名护卫来回巡逻。
  
  张易之双手从内拢着狐皮大氅,望着山中缥缈的雾气。
  
  “公子,已经五天了。”裴旻低声提醒。
  
  这几天他们都是睡搭建的简易帐篷,山中潮湿阴冷,不适合长期待着。
  
  张易之闭着眼,掩饰眸子里的忧虑之色。
  
  能大规模爆炸的火药真的炼不出来么?
  
  可就在此时。
  
  “轰!”
  
  轰隆一声巨响,宛若山峦崩塌!
  
  裴旻满脸骇然,连忙护在张易之身旁。
  
  “呼!”
  
  张易之睁开眼,感受空中弥漫的硝烟气味,他缓缓吐出一口气。
  
  寺庙内室,地上躺着四个赤身道士,道袍早就破碎,一个个面色漆黑如炭,满身的泥污和血迹。
  
  “痛!痛!痛!痛死贫道了,贫道再也不炼了。”
  
  卜算子哀嚎不止。
  
  护卫赶来抢救,给道士们涂上疗伤药,包扎伤口。
  
  那个矮胖道士抱着张易之大腿,痛哭道:
  
  “吓死人,轰得一声火光四射,幸好贫道早有准备,否则就死翘翘了。”
  
  “张司长。”另一个道士嘴巴打哆嗦,颤声道:“您可不能亏待贫道啊!”
  
  “诸位道长且放心。”
  
  张易之笑着安抚:“每人一百两黄金,我不会食言的。”
  
  这些道士伤势不致命,只是受了巨大的刺激,明显是被这火药大爆炸给惊吓到了,失魂落魄。
  
  “张司长,东西炼好了,可以拿钱走人吧?”卜算子神色带着哀求。
  
  张易之略默,沉声道:“继续炼,炼多一点。”
  
  矮胖道士涕泗横流:“贫道不干了!”
  
  张易之语气诚恳道:“再炼一天,请诸位帮我。”
  
  卜算子跟矮胖道士交换一个眼神后,卜算子拿捏道:“炼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除非什么?”
  
  “得加钱。”卜算子弱弱的说道。
  
  其实有了第一次经验,他们知道如何在制作过程中规避风险。
  
  “行。”张易之答应下来。
  
  顿了顿,他表情变得很严肃:
  
  “诸位,以后在我府邸做客卿,吃穿不愁,余生安心求道。”
  
  “贫道懂规矩。”卜算子忙不迭应承下来。
  
  其余三个道士自无不可。
  
  他们明白张司长的心思,不许泄露此物,要严格保密。
  
  这可是惊天动地的神物!
  
  ……
  
  一辆马车驶入张府。
  
  公子终于回来了!
  
  客厅里,臧氏眼眶泛红,拉着张易之,“易儿,别吓唬娘好不好。”
  
  小麦芽抱着张易之大腿不撒手,委屈巴巴:“坏大锅,你心情不好离家出走,偏偏不带我。”
  
  “兄长,咱们好比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啊!”张昌宗带着训斥的口吻。
  
  张易之略显无奈,笑着道:“我只是有点事。”
  
  臧氏跟张昌宗对视一眼,默然不语。
  
  他这是难以承受打击啊!
  
  内厅里,一袭紫貂袄裙的臧桂馥疾步走出,低眉垂睫,脸上沾着湿湿的泪痕。
  
  她蹙着黛眉,就这样看着张易之,声音有些哽咽,“易儿,就是姨娘求你了好不好,姨娘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张易之沉默了片刻,问道:“你们都觉得我不对劲?”
  
  “嗯!”小麦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张易之没有否定,平静道:“明天就好了。”
  
  说完转身回卧室休息。
  
  用完午膳,张易之乘坐马车来到天津桥附近。
  
  转了几个巷道街角,马车停在一座茶楼下。
  
  这茶楼毗邻洛河,装修精致细腻,周围都没有建筑物,很少有百姓路过。
  
  就它了!
  
  “请掌柜过来。”张易之吩咐管家张吉祥。
  
  不多时。
  
  一个高鼻梁的波斯人快步走来,操着拗口的洛阳腔,恭声道:“贵人有何吩咐。”
  
  张易之面无表情:“茶楼我买下了。”
  
  什么?
  
  波斯人微愕,旋即上下打量着他,似乎在估算对方的财力。
  
  “别看了,我是张易之。”
  
  “张……张司长……”波斯人有些站不稳,目光满是惧意。
  
  “多少钱。”
  
  波斯人清了清嗓子,颤声道:“品茶馆地段幽静,颇受神都富商喜爱……”
  
  “别啰嗦了,直接开价。”张易之不耐烦,截住他的话。
  
  波斯人略斟酌,说出自己的价格底线:
  
  “一千贯。”
  
  如果是平常人,他绝对开价两千贯。
  
  对方可是肆意屠戮外夷的张巨蟒,虽然近日落魄,但也不是他们这些外夷可以开罪的。
  
  张易之直视着他,淡声道:“一千八百贯,遣散所有伙计舞姬,拿两百贯补偿他们的生计。”
  
  “愿意,愿意!”波斯掌柜忙不迭开口,生怕张易之后悔。
  
  张易之嗯了一声,朝张吉祥说道:“带他去府上取钱。”
  
  “哦,对了。”张易之提醒道:“茶楼现在就清场。”
  
  波斯掌柜虽然觉得对方行事诡异,但金主爸爸有令,自然要屁颠颠照做。
  
  也就半刻钟左右,茶楼的客人不情愿离开,唯有一人。
  
  他一身崭新的道袍,身后跟着几个臃肿肥胖的尼姑。
  
  “放肆,贫道喝茶修行,你胆敢驱客!”道士昂着头,拿眼瞪着波斯掌柜。
  
  波斯掌柜指了指招牌,赔笑道:“茶楼易主,是新掌柜命令的。”
  
  “他在哪里?”陈长卿不屑道。
  
  “就在外面。”
  
  波斯掌柜眼珠子鼓了鼓,这个愣头青还敢触张巨蟒霉头。
  
  道士挥了挥袍袖,迈步朝外面走去,他负手在后,歪着嘴唇,洪声道:
  
  “贫道乃天慈庵的赘婿,阁下是何人?”
  
  马车里的张易之一愣,这不是陈长卿的声音么?
  
  “让他过来。”
  
  裴旻从车厢里探出脑袋,怒声道:“臭道士,滚过来!”
  
  “放……”陈长卿刚想痛骂,可看到那个黑黝少年,他双眼一亮,激动地大喊大叫:
  
  “裴小子,子唯,好久不见。”
  
  等陈长卿走近前来,张易之审视着他,“满面红光,最近混得不错。”
  
  “呵呵…”陈长卿嘴巴歪起了弧度,“庵主许下三年之期,三年后,贫道执掌天慈庵。”
  
  顿了顿,斜眼望向张易之:“不过……”
  
  张易之笑了笑:“我有点事,先走了!”
  
  “别啊,帮贫道一个忙。”陈长卿立即跳上马车,腆着脸谄笑道:
  
  “天慈庵需要一些度牒,只有朝廷才能批准,这也是庵主给贫道的一个考验,你帮帮忙吧。”
  
  终于逮到靠山,怎能错过机会。
  
  张易之陷入沉思。
  
  “子唯,主公,我们同患难的岁月你忘记了么?”
  
  陈长卿打感情牌,使劲催泪,声音有些哽咽。
  
  张易之捏了捏眉心,轻轻颔首:“可以,不过你要先帮我一个忙。”
  
  他想起运气守恒定律。
  
  如果让陈长卿点燃炸药包,他张易之运气必然爆棚。
  
  “什么忙,尽管吩咐!”陈长卿拍了拍胸脯。
  
  张易之略斟酌,措辞道:“有个小东西让你点燃一下。”
  
  就这?
  
  陈长卿毫不犹豫:“点呗!”
  
  张易之稍稍提醒道:“不过它会爆炸。”
  
  “没事,不就是烟花么,贫道在天慈庵经常放烟花。”陈长卿歪嘴道。
  
  张易之用怪异的目光盯着他,旋即轻笑:“差不多的原理。”
  
  “那就说定了,度牒的事你可千万不要忘了。”陈长卿急声开口,生怕张易之突然反悔。
  
  有这样的好事,点燃烟花就能换来度牒,子唯大善人啊!
  
  “行。”张易之起身,“随我去茶楼逛一逛。”
  
  三楼,宽敞的茶室。
  
  张易之看了眼窗外,平静道:“下面是洛河,你到时候眼要用最快的速度跳下去。”
  
  放烟花还要跳河?
  
  陈长卿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他踮起脚跟看了看,这里离洛河有六丈高,于是怯弱地道:“主公,贫道能不能反悔。”
  
  张易之没说话,表情逐渐消失,寒声道:
  
  “倘若临阵脱逃,我直接斩了你,没开玩笑。”
  
  锵!
  
  裴旻毫不念旧情,直接拔剑!
  
  陈长卿浑身颤抖,他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贫道为什么要答应下来啊!
  
  正是因为十分了解张易之,他很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说杀,可能真就杀了。
  
  张易之盯着他,目光极度淡漠。
  
  “嗯……嗯,贫道不反悔。”陈长卿苦着脸道。
  
  张易之慢慢踱步到桌前,取了笔纸唰唰唰写上几个字,递给裴旻:
  
  “送去杨家。”
  
  做完这一切,张易之负手站在窗前,迎着冷冽的寒光,他深邃的眸子杀气四溢。
  
  ……
  
  杨府。
  
  书房里沉寂无声。
  
  三个人死死盯着宣纸上的字迹——
  
  明日午时,请杨执一,杨嘉宾,杨嘉奔,萧锦,来天津桥品茶馆一会。
  
  落笔张易之。
  
  良久。
  
  杨执一打破安静,“他意欲何为?”
  
  “咳……”杨嘉宾咳嗽一声,淡淡道:“两种可能。”
  
  “第一,鸿门宴。”
  
  砰!
  
  脾气暴躁的杨嘉奔怒拍案桌,冷声道:“他是不是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还敢算计的话,某带兵横推张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